• 產經要聞

    產經要聞

    油價大跌 “特朗普”行情,二季度恐將退潮

    2017-03-22    【字號      

    3月21日亞盤時段,受到OPEC組織或將延長減產協議的提振,國際油價上漲。截至發稿,WTI原油期貨上漲0.92%,報49.36美元/桶。布倫特原油期貨漲幅0.89%,報52.08美元/桶。

      據路透社援引OPEC消息人士表示,為了遏制油價跌勢,該組織成員國越發傾向將減產協議延長至今年6月以后,以降低原油供應,讓市場恢復平衡,不過仍需俄羅斯和其他非OPEC產油國繼續參與減產計劃。

      自去年11月份OPEC減產協議達成以來,國際油價一路回彈,并在今年1月份漲至18個月來的高位,不過后期由于協議參與國的執行力度不一,美國等其他產油國趁機增產,另外需求端也存疑,導致原油價格自年初以來下跌逾10%。

      油價大跌給市場潑了冷水

      自去年美國大選以來,受到美國加大財政刺激預期的提振,以及油價回升的支持,再通脹成為市場最大的主題,美股開啟了“特朗普行情”,美股指數不斷突破新高,而美債與此同時持續下跌。

      據國金證券(600109,股吧)近日發布的報告指出,本輪全球“再通脹”周期始于2016年6月,最先由能源探底回升帶動,受到2016年9月G20峰會轉向財政政策聲明的提振,被特朗普當選進一步刺激,市場情緒被激發高漲。G7經濟體帶動需求回升,全球貿易改善,工業產出回升。

      但最近幾周,在油價的再次下跌之下,市場的再通脹交易似乎正在消退。一般來說,作為全球消費和工業主要支出,原油在全球通脹預期中扮演著關鍵角色。有人開始反思,要是沒有油價的因素,由“特朗普”預期支撐的再通脹交易是否能持續。

      “一方面,市場形成了利率上行、特朗普加大財政刺激的預期,同時,油價也對預期形成了支撐,所以說油價的走勢非常重要。” 法國巴黎銀行旗下資產管理公司的資深策略師Daniel Morris近日對彭博新聞社表示。他并表示,對于原油在內的大宗商品的后市走勢并不是特別看好,在美股屢創新高后,該公司正在下調對股票的配置。

      “特朗普交易”或在二季度退潮

      “我對于再通脹交易有所懷疑,如果要在現有的基礎上實現真正的再通脹,比如讓美國經濟的增速提升至4%、讓通脹有顯著的提升,這需要美國政府的政策布局,但這面臨非常大的政治挑戰,要通過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支出,將面臨很大的政治阻礙,稅收改革政策也如此。我想就最近來說,這種阻礙程度正在上升。再通脹交易的另一個重要支撐就是需要貨幣政策的配合,但就上周美聯儲的表態來看,似乎對增速的上行前景非常敏感,不會太急于加息,但聯儲也不太可能會落后于利率曲線。” ING銀行首席亞洲經濟學家提姆·康頓(Tim Condon)3月21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      康頓認為,特朗普很幸運地在美國經濟復蘇增強時入主了白宮。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,美國2月ISM制造業指數57.7,創30個月以來新高,該指數自2016年9月突破50后,進入了擴張領域。

      上周美聯儲宣布加息,對美國經濟投下了“信心票”。消息過后,市場正面地消化了美聯儲加息,全球股市集體走高。

      康頓也指出,市場價格已經反映了對再通脹的預期,但特朗普的財政計劃將面臨諸多政治阻礙。國金證券的報告指出,目前市場對缺乏細節的“特朗普口號”的反應已經越來越弱,超預期的成分正在逐漸消退,“特朗普交易”或在二季度退潮。

      “我們并不需要一個美國再通脹預期的故事來看好全球的風險資產。我看好風險資產,是因為全球經濟正在復蘇。就目前的發達市場股市來看,較2015年高位高出10%,而新興市場則比2015年高位低了10%,我認為接下來這個差距會不斷縮小,新興市場股市還有較大的上漲空間。”康頓說。

      康頓還表示,“全球經濟此前經歷了一個高增速時期,現在可以說這個時期結束了,高速的經濟增長同時也在全球經濟中產生了巨大的壓力,民粹政治的崛起就是一大表現。目前,當我們都在討論逆全球化趨勢時,應該說壓力應該會逐漸得到釋放,但由于全球政治周期遠遠落后于經濟周期,所以政治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會給全球經濟帶來壓力。”

     
    ?